导航菜单

头部平台的这些举动,是P2P的出路还是退路?

bt365体育在线

  来源丨WEMONEY

  

  自7月互金、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以来,退出或平稳转型成为网贷行业的主基调,会议提出,2019年四季度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截至今年7月,网贷行业的淘汰率已经达到85%。监管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和平台都在夹缝中“过活”。

  而真正重伤P2P行业信心的,是头部平台的动荡,“牵一发而动全身”让投资者失去信心,行业失去重心。

路:备案、退出或转型。而监管对转型的最新表态是,允许并鼓励P2P网贷行业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消费金融牌照“难于上青天”

  7月18日,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最大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之一的陆金所计划退出P2P业务,并重点转向消费金融。

  陆金所的消息无异于深水炸弹,原本在“监管试点”出台后,不少平台和行业从业者还是有所期待的,一位互联网金融评论员说道,“对于行业还是有一些期许,等到风险出清,剩下平台被纳入监管试点,焕发行业的第二春。而现在国内P2P行业的龙头陆金所都在退出其核心业务P2P,实则表明监管对行业要求极高,平台的生存空间可以说是很小了。”

  虽然陆金所迅速对P2P业务作出回应,”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但并没有回应是否彻底退出P2P,也没有明确是否进军消费金融。

  一位网贷平台从业人员告诉笔者,陆金所准备拿下消费金融牌照,转型做助贷。

  陆金所作为市场龙头,退出市场传闻也引发各方对P2P备案前景的猜测。

  对此,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表示,如果陆金所放弃P2P业务也是情理之中的。

  他认为,陆金所退出主要原因应该在战略层面,即随着监管机构对网贷平台提出一般风险准备金和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等合规要求, 网贷不再是不消耗资本金的信息中介,对平安集团而言业务失去了牌照协同价值。

  他还表示,就陆金所转型传言,P2P业务本就是在资金端和资产端两线作战,资产端一直深度参与消费金融市场影响不大。资金端从C端出借人转向B端机构,背靠平安集团,吸引机构资金也不存在问题。

  而其他平台转型消费金融公司,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门槛很高 (包括注册资本、股东资质、从业人员资质等),很少有平台能达到,未来只有极少数平台可能会转型。

  对于监管认可的互联网小贷牌照在2017年现金贷监管前暂停了审批,2019年4月有媒体报道,安徽、深圳地区的不少平台欲转型小贷业务,一位深圳地区的从业者业表示,已经提交转型小贷的报告。 黄震表示,P2P转型小贷想要获得牌照难度大,监管态度很审慎。

  上述互联网金融评论员还透露到,目前没有收到头部平台欲转型消费金融公司或网络小贷公司的消息。

  除了准入门槛高之外, 黄震指出,杠杆差异也是平台难以转型的原因,网络小贷和消费金融公司的业务规模受限于资本金和杠杆限制。而助贷没有相关限制,故更多平台选择转型助贷。

  开展助贷业务成趋势

  当前大量拥有P2P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涌入助贷,拿到机构资金关乎着平台的生死。

  6月份,信而富宣布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6月20日,点融网宣布获得新轮融资并将大力发展助贷业务;7月2日和信贷公告称将进军助贷业务。除此之外,从2019年1季度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报表来看,360金融、乐信、趣店、拍拍贷、小赢科技等头部互金公司的贷款业务,金融机构资金占比普遍有所提升。

  从上述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报来看,助贷业务的贡献着实比较显眼。

  趣店 一季报显示,通过向100多家金融机构分发250多万用户流量,实现收入1.59亿元;而 拍拍贷 一季度报显示,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金额占总撮合额的比例,从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一季度占比突破三成。另外, 乐信 一季报显示,其超过70%的新增借款来自金融机构;360金融发布业绩显示,79%的资金来源于金融机构。

  在向持牌机构做助贷的业务上多是以不同的形式对所撮合贷款提供担保或“兜底”,其中保证金、担保的形式也比较普遍。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趣店、小赢科技、拍拍贷、51信用卡及乐信等上市平台拥有融资担保子公司或关联担保公司。2019年5月,360旗下上海三六零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

  极少数转为导 流和技术输出 ,通过将场景流量与资金端建立链接,提供流量变现和技术输出,代表公司有 品钛、融36 0 等。

  但是在最近的文件里,监管层并未提及没有牌照的助贷模式。

  薛洪言认为,本质上助贷属于一种业务模式而非金融牌照,P2P与助贷业务并非互斥关系,平台本来就在做助贷,所以强调转型助贷意义不大。强调向消费金融公司和小贷公司转型更符合监管精神。

  做互联网券商 退路

  7月25日,由网贷业务起家、目前在贷余额高达553亿元的玖富(JFG)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申请。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机构资金合作伙伴的直接贷款计划下批准了总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三个月中,由机构筹资伙伴提供资金的贷款来源数量占贷款总额的比例已从约10.5%显著增加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3个月的58.0%。

  招股书中,玖富的助贷业务增长势头强劲,笔者注意到, 玖富除换道“助贷业务”外,早已布局“互联网券商”业务。

  2016年9月玖富证券就已经开展互联网证券、智能投顾、全球资产管理等业务。

  同一梯队的 友信金服、宜人金科 等互联网金融机构也都纷纷布局互联网券商业务。

  据了解,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券商业务多立足香港,申请或收购香港券商牌照,开拓港股、美股等海外证券交易市场,延续“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的思路,依靠科技创新降低投资门槛和成本。

退路。 国内大资管市场监管趋严,牌照获取的门槛很高。P2P备案基本上是头部P2P平台参与资管市场的唯一出路,如果备案搁浅,则这些平台无法提供资管服务,积累的出借人资源将不得不放弃。而布局互联网证券牌照,让P2P平台有能力继续为出借人提供资管服务,一定程度上降低备案不确定性对平台的冲击。

  来源丨WEMONEY 作者:林小林

  声明 |登载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

  来源丨WEMONEY

  

  自7月互金、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以来,退出或平稳转型成为网贷行业的主基调,会议提出,2019年四季度将整改基本合格机构纳入监管试点。

  截至今年7月,网贷行业的淘汰率已经达到85%。监管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和平台都在夹缝中“过活”。

  而真正重伤P2P行业信心的,是头部平台的动荡,“牵一发而动全身”让投资者失去信心,行业失去重心。

路:备案、退出或转型。而监管对转型的最新表态是,允许并鼓励P2P网贷行业申请改制为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

  消费金融牌照“难于上青天”

  7月18日,据路透社报道,中国最大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之一的陆金所计划退出P2P业务,并重点转向消费金融。

  陆金所的消息无异于深水炸弹,原本在“监管试点”出台后,不少平台和行业从业者还是有所期待的,一位互联网金融评论员说道,“对于行业还是有一些期许,等到风险出清,剩下平台被纳入监管试点,焕发行业的第二春。而现在国内P2P行业的龙头陆金所都在退出其核心业务P2P,实则表明监管对行业要求极高,平台的生存空间可以说是很小了。”

  虽然陆金所迅速对P2P业务作出回应,”陆金服P2P业务正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现有产品与客户权益不受影响”。但并没有回应是否彻底退出P2P,也没有明确是否进军消费金融。

  一位网贷平台从业人员告诉笔者,陆金所准备拿下消费金融牌照,转型做助贷。

  陆金所作为市场龙头,退出市场传闻也引发各方对P2P备案前景的猜测。

  对此,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表示,如果陆金所放弃P2P业务也是情理之中的。

  他认为,陆金所退出主要原因应该在战略层面,即随着监管机构对网贷平台提出一般风险准备金和出借人风险补偿金等合规要求, 网贷不再是不消耗资本金的信息中介,对平安集团而言业务失去了牌照协同价值。

  他还表示,就陆金所转型传言,P2P业务本就是在资金端和资产端两线作战,资产端一直深度参与消费金融市场影响不大。资金端从C端出借人转向B端机构,背靠平安集团,吸引机构资金也不存在问题。

  而其他平台转型消费金融公司,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门槛很高 (包括注册资本、股东资质、从业人员资质等),很少有平台能达到,未来只有极少数平台可能会转型。

  对于监管认可的互联网小贷牌照在2017年现金贷监管前暂停了审批,2019年4月有媒体报道,安徽、深圳地区的不少平台欲转型小贷业务,一位深圳地区的从业者业表示,已经提交转型小贷的报告。 黄震表示,P2P转型小贷想要获得牌照难度大,监管态度很审慎。

  上述互联网金融评论员还透露到,目前没有收到头部平台欲转型消费金融公司或网络小贷公司的消息。

  除了准入门槛高之外, 黄震指出,杠杆差异也是平台难以转型的原因,网络小贷和消费金融公司的业务规模受限于资本金和杠杆限制。而助贷没有相关限制,故更多平台选择转型助贷。

  开展助贷业务成趋势

  当前大量拥有P2P背景的金融科技公司涌入助贷,拿到机构资金关乎着平台的生死。

  6月份,信而富宣布向新的助贷业务模式转型;6月20日,点融网宣布获得新轮融资并将大力发展助贷业务;7月2日和信贷公告称将进军助贷业务。除此之外,从2019年1季度上市公司披露的财务报表来看,360金融、乐信、趣店、拍拍贷、小赢科技等头部互金公司的贷款业务,金融机构资金占比普遍有所提升。

  从上述上市公司2019年一季报来看,助贷业务的贡献着实比较显眼。

  趣店 一季报显示,通过向100多家金融机构分发250多万用户流量,实现收入1.59亿元;而 拍拍贷 一季度报显示,通过机构资金合作伙伴促成的借款金额占总撮合额的比例,从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一季度占比突破三成。另外, 乐信 一季报显示,其超过70%的新增借款来自金融机构;360金融发布业绩显示,79%的资金来源于金融机构。

  在向持牌机构做助贷的业务上多是以不同的形式对所撮合贷款提供担保或“兜底”,其中保证金、担保的形式也比较普遍。 根据公开信息,目前趣店、小赢科技、拍拍贷、51信用卡及乐信等上市平台拥有融资担保子公司或关联担保公司。2019年5月,360旗下上海三六零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立。

  极少数转为导 流和技术输出 ,通过将场景流量与资金端建立链接,提供流量变现和技术输出,代表公司有 品钛、融36 0 等。

  但是在最近的文件里,监管层并未提及没有牌照的助贷模式。

  薛洪言认为,本质上助贷属于一种业务模式而非金融牌照,P2P与助贷业务并非互斥关系,平台本来就在做助贷,所以强调转型助贷意义不大。强调向消费金融公司和小贷公司转型更符合监管精神。

  做互联网券商 退路

  7月25日,由网贷业务起家、目前在贷余额高达553亿元的玖富(JFG)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了招股申请。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机构资金合作伙伴的直接贷款计划下批准了总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在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三个月中,由机构筹资伙伴提供资金的贷款来源数量占贷款总额的比例已从约10.5%显著增加到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3个月的58.0%。

  招股书中,玖富的助贷业务增长势头强劲,笔者注意到, 玖富除换道“助贷业务”外,早已布局“互联网券商”业务。

  2016年9月玖富证券就已经开展互联网证券、智能投顾、全球资产管理等业务。

  同一梯队的 友信金服、宜人金科 等互联网金融机构也都纷纷布局互联网券商业务。

  据了解,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券商业务多立足香港,申请或收购香港券商牌照,开拓港股、美股等海外证券交易市场,延续“金融科技”、“普惠金融”的思路,依靠科技创新降低投资门槛和成本。

退路。 国内大资管市场监管趋严,牌照获取的门槛很高。P2P备案基本上是头部P2P平台参与资管市场的唯一出路,如果备案搁浅,则这些平台无法提供资管服务,积累的出借人资源将不得不放弃。而布局互联网证券牌照,让P2P平台有能力继续为出借人提供资管服务,一定程度上降低备案不确定性对平台的冲击。

  来源丨WEMONEY 作者:林小林

  声明 |登载文章内容仅供传递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

达到当天最大量